微信小程序“中拍微拍”敬請關注


拍賣會時時有

微信搜索小程序“中拍微拍”,體驗線上拍賣會

關注公眾號全稱“北京中拍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輕松掌握公司拍賣動態!




業界評價
首頁 > 中拍資訊 > 業界評價
逐夢之人魯智勇
發布日期:2015-02-09

          北京之夏,時常雷雨。對于魯智勇來說,漫長的雨季還有著另一個意義,因為潮濕的天氣將決定他的下一場拍賣會的日期。

 

  “惡劣的天氣也會影響拍賣會的上座率,我們必須考慮到這一點。”作為北京中拍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的創立者,對于這一行的種種細節,魯智勇早已經了然于心。

  近年,中拍國際大型藝術品拍賣會將在北京亞洲大酒店隆重登場。這是本年度北京秋季拍賣開場之前的最后一次盛大的春季拍賣會,相比較其它的拍賣公司,中拍是最晚的,但這也是魯智勇醞釀已久的。

  “我們拍賣會的日期定得是最晚的,但我想這一定會是一個漂亮的句號。”魯智勇說。他眼光柔和,舉止謙遜,笑容可掬。眉宇間,是一貫的自信堅決、淡定儒雅。

  魯智勇的身份是律師。時至今日,在國內法律界,魯智勇這個名字已經擁有相當的名望。

  來自媒體的評價是:魯智勇是個搞拍賣的律師,抑或學者型的商人。魯智勇自己更喜歡后一種稱謂。

  在魯智勇深涉的兩個領域:古玩和法律。前者的標志是中拍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的創立,后者則是法官、律師、北大法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博士后流動站研究人員的身份。在外界看來,無論是作為律師還是商人,魯智勇都持有足以炫耀的資本,然而事實上,搞學術研究、做學者,才是他一直不變的目標———他更愿意用研究的態度和嚴謹的文字,來闡釋自己的法律成就和考古。

  “考古研究是我的愛好,這與賺多少錢無關。”這個身家甚豐的商人如此說道。

  這就是魯智勇,一個逐夢的學者商人。

  那個好奇的少年

  “在物質貧乏的70年代,古玩是我們易得的玩具。”

  魯智勇和古玩的淵源緣起少時。記憶中的那段日子無比燦爛,因為孩童歲月的無憂無慮,也因為那顆少年的好奇心。

  “好奇心是很重要的,至少對于我是這樣。”

  魯智勇的好奇心根源于他生長的家鄉。

  青海省化隆縣是一個遠離大都市的民族聚集地。作為藏傳佛教后弘期的發祥地之一,這里藏族、伊斯蘭民族傳統文化保存完整、交融匯合。

  每年的六月六廟會、端陽節集會,是魯智勇最興奮的時候,這并非是因為可以去廟會游玩,而是可以看到許多少數民族的特色裝束和風俗。如果有一截電影膠片可以閃回那段記憶,在魯智勇的這段膠片里,最多的畫面就是:熱鬧的廟會,長長的街上,一個漢族少年跟在掛著琳瑯滿目衣飾的藏族男女身后,眼神里充滿了好奇。那些有著鮮艷顏色的民族衣飾,在魯智勇看來,是一個神秘斑斕的世界。

  “當時看著那些少數民族的裝束和生活習慣,覺得很神秘,所以就好奇,就有興趣想知道這些文化了。”

  那時,除了廟會,離家不遠的一家鎖廠也是魯智勇和伙伴們最喜歡去的地方。因為那里也有許多可以玩的新鮮東西———“銅哪咤和孫悟空”。

  在六七十年代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當地很多寺廟被拆,許多宗教類文物流落民間。在鎖廠的煉銅車間,魯智勇總是能驚喜地發現要用來鍛造成鎖心的銅質佛像器具和古代錢幣。看著一件件的銅器被大人們扔進爐中,瞬間化為銅水,魯智勇心里留下了一次次的遺憾。那時,他慢慢地收藏了不少銅器和古錢。后來在許多媒體的文字里,以此來形容魯智勇收藏生涯的開始。但那時,對于魯智勇來說,古玩只是玩具。

  少數民族的古老文化和銹跡斑駁的古錢、銅器,組成了魯智勇年少時光中一段美好的記憶。懵懂的他尚不知文化的內涵和收藏的意義,更不懂古玩的價值,但是,日積月累,他已然擁有了不薄的收藏,并且多少有了些辨別和鑒定能力。

  “這是一種潛移默化的過程。”魯智勇回憶道。

  初中時,魯智勇有個同學的父親是當地文化館館長。聽說魯智勇收藏了不少錢幣,就請他到家里看看自己收藏的幾個銅幣。魯智勇“鑒定”后說,這些錢幣都是假的和不好的,然后一一道出理由。文化館長驚訝之外更加欽佩,此后他們成了忘年交。在這個館長朋友的幫助下,魯智勇可以到文化館所屬的圖書館里讀書,甚至可以到書庫里直接去查找資料。

  那時,長輩中還有一位新華書店經理,魯智勇得此之便,可以到書店的庫房里看書、看小說。起初,最吸引他的書是畫集。大規模地閱讀考古書籍,則是他上高中以后。

  魯智勇的好奇心漸漸在書本里找到了落腳點。老舊的圖書館、光線暗淡的書店庫房,在淡墨的書香里,這個好奇的少年開始了與古玩的對話和交流。

  “看的書多了,知道的東西也就多了,就完全被古文化給迷住了。”

  魯智勇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上大學,學考古。

  為了這個目標,魯智勇甚至還制定了一個前期計劃。“我當時就下意識地開始磨練自己,常常和朋友去野外爬山攀巖,到建筑工地去煞有介事地考古,或者去鉆一些地道看看能否發現什么”。

  野外鍛煉吃苦、工地試驗考古———這聽上去很孩子氣的計劃,被魯智勇實行了好幾年,甚至有一次他還因此險些被活埋在地道里。

  考古的夢想一直牽引著魯智勇走到了1986年的高考,然而當時全國高校在青海沒有招考古專業學生,一心想上北京大學考古專業的魯智勇只好選擇了學法律。

  那一刻,他似乎與考古之夢擦身而過了。(下轉第六版)

  夢想照進現實

  1986年夏天到1987年夏天,這一整年,魯智勇腦子里一直在琢磨一件事:退學。因為他不想讀法律,他想學考古。古文化的魔力使這個風華正茂的青年在西北政法學院就讀的第一年里顯得有些郁郁寡歡。

  那時在同學們中間,魯智勇是個出了名的文物迷。一有時間,魯智勇就會到西安的碑林、大雁塔以及文物集散的街道轉悠,用省下的生活費買回一些銅錢、瓷片、瓦當。

  1987年10月,在西安碑林,陜西省博物館舉辦了一個叫做“法門寺出土文物匯報展”的文物展覽。魯智勇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每逢周日,他都會去看展覽,別人是看完就走,他則是待上一整天都舍不得走。

  在那段學習法律的日子里,考古和收藏是魯智勇私下給自己安排的必修課。閱讀,依然是他的愛好。從書本中獲得古文化知識,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

  然而,他的夢想決不僅僅如此。

  走上工作崗位之后,魯智勇一邊工作,一邊堅持著自己的愛好。他時常出差下鄉,這對于別人來說可能是個苦差事,但在他看來,正好相反。

  “我就利用出門的機會,到處轉轉看看,發現點東西。”

  這個習慣一直延續到現在。走到哪里就淘到哪里,魯智勇從習慣變成了樂趣,又從樂趣變成了執著。

  法律事業上的成功,使魯智勇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這更推動了他的收藏愛好。他的辦公室、臥室,到處都堆滿了各種珍貴精美的收藏品。

  古玩收藏作為一種業余愛好,在魯智勇的生活中從容不迫地延續著,而那個曾經的夢,也在細無聲息中漸漸探出頭來。

  2004年,機會來了。魯智勇用“純屬偶然”來形容它。

  “那時我們這塊兒收藏的朋友也慢慢多了,有個缺乏資金的人通過一位朋友找到我,讓我給拍賣公司投資,我就投了,也就成了股東。”

  這就是今天中拍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的前身,那時叫傳世春秋拍賣公司。

  2005年8月,中拍公司的第一個大型拍賣會開場了。

  “那時合伙人之間因公司經營原則而發生意見分歧,經營上有問題,第一場雖然規模不小,但與現在的拍場相比質量差距就太大了。”

  兩年之后的這個8月,魯智勇正在為23日即將到來的新一場拍賣會備戰。同兩年前的那一場拍賣會相比,已是舊貌換新顏。

  2005年的秋天,魯智勇沒有迎來拍賣公司的收獲季節。合伙人一走了之,把爛攤子撂給了他。魯智勇沒有猶豫,接過了公司。

  當時的魯智勇已經在法律界擁有相當的知名度,身為北大法學博士又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博士后流動站研究人員的他,事業可謂如日中天。

  “我本身就喜歡古玩,這是我的一個夢,而且我已經投了資,所以我不想失敗。”

  魯智勇的夢想和現實就這樣切合在了一起。

  誠信是我最看重的

  “經營就要講誠信,古玩生意更得如此。”魯智勇如此堅信。

  2006年是魯智勇生命中重要的年份。獨立掌舵中拍國際的他,面對的風景猶如雷雨彩虹,既驚險又美麗。

  “當時難度很大,我雖有收藏的經驗,對拍賣卻可以說完全不懂,愛好歸愛好,真正經營還是另一回事。”

  此時,法律專業出身幫到了他。“我覺得跟司法工作一樣,做公司也是要堅持原則,有理有節、誠信待人。”

  誠信這兩個字,從此成為中拍國際的關鍵詞,也是最鮮明的特色。

  接下來的第二場拍賣會上,魯智勇堅持“以信取人”的理念,在全國率先推出“買方無條件退貨”的新舉措。即:凡買方在中拍國際拍賣會上購買的拍品,成交后一個月之內牞買家可以無條件退回所拍得的原物,而且不需出示任何專業機構或專家鑒定的證明。

  此舉立即引來業界一片驚嘆聲。業內都知道,國際最知名的拍賣公司蘇富比也是兩年之內可以退貨,而中拍國際居然有此舉措,可謂冒著極大風險。因為很顯然,這為顧客退貨提供方便的同時,也對拍賣公司的鑒定水平和管理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如若不然,“出去時是真品,回來時是贗品”的情形完全可能發生。

  當時的媒體用“敢為人先”、“會給拍賣市場帶來巨大變革”這樣的評價來對魯智勇大加贊賞。

  “珍則真,真則敢。這樣做的目的有兩個,首先是給自己上緊箍咒,促使公司提高鑒定水平和管理水平,盡量少收贗品、少拍贗品;再就是希望我們的這些舉措能為拍賣行業樹立一個優良榜樣。”魯智勇的目標很明確。

  令媒體和業界驚訝的還不止于此。緊接著,魯智勇又推出了另一新舉措,即在正式預展前為買方提供10天的長期預展,以方便買家考察拍品,這樣就使買家有更充裕的時間進行真偽辨別和質量考察。

  這種做法在國內拍賣界當時尚屬首例,魯智勇所冒的風險顯而易見。因為這不但會大幅度提高企業的經營成本,一方面也將考驗拍賣行“拍真”的能力,使“售后服務”的責任大大增加。

  “雖然古玩藝術品有特殊性,而且有關法規沒有規定拍賣企業的‘保真’條款,但拍賣作為一種市場化的行為,最重要的就是‘誠信’二字,我為買家負責,而且,到目前為止更多的支持者反而是賣家。”魯智勇的律師風范在這里有了另一種表現。

  魯智勇還制定了具體的措施來加以執行他的理念。中拍國際的做法是:首先在拍品的第一道流程上把關,對委托方交送的拍品進行鑒定。鑒于國內還沒有統一的鑒定機構和標準等問題,中拍國際采取了科技檢測、專家鑒定和行家鑒定三管齊下的方法,從不同角度來把握拍品的質量。這樣做雖然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成本,但卻大大提高了拍品的認可度。

  “多重的鑒定雖不能確定證‘實’,卻可以證‘否’。這樣一來,買家拍到贗品的風險就相應地降低了。”魯智勇為買家可謂考慮良多。

  事實證明了魯智勇的冒險決策是正確的。

  這里有一組數據:2005年8月中拍國際第一次舉行拍賣會,成交率達四成。到2006年5月,春季拍賣會成交率已升至五成。2007年1月迎春拍賣會成交額則達到8201.718萬元,成交率近六成,創下了又一次新高。在預展期間,不僅一些買家慕名而來,很多賣家也找上門來。中拍國際每年的拍賣會成交額均名列前茅,并逐漸創出了良好的口碑。

  面對當今拍賣市場的兩大問題:贗品充斥和拍品價格扭曲,魯智勇認為,這歸根結底還是雙方誠信的問題。“誠信是我最看重的,它是一種無形資產”。

  從2005年的爛攤子,到現在已經躋身前列的大型拍賣公司,魯智勇用他的誠信理念推動中拍國際走出了一道完美的軌跡。

  跟古人的對話

  “這是一種跟古人的對話,這是一種感悟、一種快樂。”魯智勇微笑著說,“這種感覺實實在在是你自己的東西。”

  對于魯智勇來說,收藏了古玩,也收獲了快樂。

  魯智勇的生活里,充滿了古玩。公司和家,到處可見件件各具特色的精美收藏。它們不是擺設、不是金錢,更不是炫耀,而是一種感悟。在魯智勇心里,古玩收藏是多年的愛好,亦是他心靈的支柱。他甚至記得剛看見每一件收藏品時的心情,更不用說細細鑒賞時的喜悅了。

  “跟古人的那種交流和體會越來越深,那種狀態能讓你忘我。”魯智勇說到這兒不禁笑了。

  從一個收藏愛好者,到一家古玩拍賣公司的創立者和決策人,魯智勇跟古人的對話似乎換成了另一種角色。然而,他說,那種快樂始終如一。

  “過去沒有拍賣的時候,靠展覽、個人收藏、交流會等形式來保存文化藝術,促進它的發展和流傳,但是這些方式都不如拍賣行業借助市場的力量對文化發展的促進作用大。”

  就這樣,魯智勇走出了他的書齋,但他的眼光還是停駐在古玩上,不過對于他來說,古玩已不再是年少時的玩具,也不再是多年來愛好的收藏,而是拍賣。

  從中拍國際創立以來,一個個讓古玩界驚嘆的精品出現在公眾視線中。

  2006年秋天,一只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大的明代青花瓷缸現身中拍國際拍賣會上,而此前,這只缸體暗藏神秘佛像紋飾的珍貴古玩,曾在豬圈旁存放數載。

  在馬上要開幕的2007年大型藝術品拍賣會上,將推出精美拍品約1500件,其中包括目前國內惟一的一件完整高古青瓷———南宋龍泉窯粉青釉簋式爐。

  其它的各個專場均有上乘精品上拍,如書畫專場中的文徵明青綠山水手卷《飛嵐幽居圖》、唐寅的《溪江獨釣圖》等名家力作。

  這次拍賣會上還設立了一個宗教系列藝術品專場,其規模之大可以說是國內前所未有。拍品中包括金、玉、銀、銅、木、石、紙、善本等多種材質內容包含藏傳佛教、鮮教、道教、伊斯蘭教及克什米爾風格等不同宗教文物藝術品,其中不乏罕世精品。當前正值宗教藝術品投資收藏的高峰期,魯智勇和他的中拍國際必然又會引起一片關注。

  魯智勇坦言,作為一個經營者,拍賣應是以掙錢為目的,但又不全為此。在本次拍賣會上,宗教專場中有一件土族的早期佛造像,其研究價值很高。魯智勇就說服送拍人將其捐贈給博物館,所以在這次的拍賣會上只是作為一件展示品。像這樣的情形,自從中拍國際成立以來,是常有的事。作為古玩收藏者,魯智勇更加在乎文物本身的文化價值,并且為此可以放棄商業價值。

  “中拍國際是一個收藏者湊起來的公司,我們是為了一個共同愛好走到了一起。我們更突出文化價值。”

  這就是魯智勇始終堅持的觀點:拍賣公司一定要有責任感牞否則就變成了對文化的破壞。

  魯智勇現在的目標是要將中拍國際打造成中國的蘇富比。他眼前的畫面是:拍賣市場的繁榮促進了海外文物的回流,回流文物又活躍了拍賣市場,從而形成一種良性循環。

  “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們自己應該能實現古人遺存的真正價值,否則愧對祖先。”魯智勇的眼神中充滿了堅決和信心。

  我更想當一個學者

  “其實我更想當一個學者、一個研究者和著述者。”魯智勇坐在有著中拍國際logo的會議室里,笑著說道。玻璃門外,是穿梭的員工。他們每個人都很忙碌,為了馬上就要到來的拍賣會。

  在員工的眼里,魯智勇更像一位大哥,很多人干脆就直接這么喊他。他也樂呵呵地答應。在員工看來,他絲毫沒有架子,但同時又具有值得尊重的威嚴。

  魯智勇的人緣兒好是朋友圈里公認的。他很喜歡笑,小時候,姥姥常會喊他“干巴小老頭”,因為他臉上的笑紋一道道的。現在,已過而立之年,魯智勇的臉上也有了真正歲月的皺紋,但是那笑紋總還是最明顯的。他是一個謙遜溫和的人。媒體則用“儒雅”這個詞兒來形容他。

  “我的個性不受壓抑,喜歡做的事情一定會堅持,我這樣的性格,其實很適合做學術研究,因為我不太會計較,只想踏實認真地做事。”

  魯智勇感興趣的研究范圍既在于法律,更包括他一直追逐的考古研究。

  “古文化中的知識信息是無窮無盡的,幾千年的歷史蘊涵著太多值得思考的東西。在探究歷史的過程中,對照別人研究出來的東西,自己再思考,就有很多感悟。”

  相比較成功的律師和富足的商人這兩種身份,魯智勇更看重的是學者。

  “一篇研究文章或者一個理念產生的社會價值是潛移默化的,遠遠大于掙幾億元。”

  魯智勇的寫作習慣是從一系列火花的積累開始,直至形成一個結論。已經有過多部法律專論的他,將司法研究的方法自然而然地運用到了考古學術研究上來。“法律專業講究證據,考古研究更需如此,通過每一件文物探索其背后的文明信息”。

  魯智勇已經著手的一個研究是關于玉、石器和中華文明早期發展史的關系。擬好的標題是《玉與中華文明》。

  “我想更多的是在維護我自己心中的一個夢,中國藝術品的沒落,也將是我心靈的沒落。”

  年少的好奇心,成就了魯智勇最初的夢想。時光流轉,今日的魯智勇仍然目視遠方,用他一貫的自信和堅決,將這逐夢的路程繼續下去。

九九热线有精品视频6app